流年流转,独嗅一片梨花香

围观群众:5
更新于
  沐依是个不爱记时间的女子。她说,记时间的人往往容易被时间牵着走,容易成为时间的奴隶;她说,上帝给她的生命,不是用来为时间交付使用税的,而是要好好地享受这种生命的乐趣,应无关于时间。于是,时间便成她人生中的一笔糊涂帐。

  陌上梨花,逐颜盛开时,她才知暖春已款款地走来。她喜欢这个季节,喜欢这个季节所开的梨花,常常会独自一人流连于雪山公园的那片梨林之间。她的气质就如梨花,素雅的白,纯淡的香,翩纤而过时留下萦绕许久的余味。

  记得恒曾十分认真地说,如若能让他娶到像沐依这样的女子,他便会用一生去疼惜。可惜的是,爱情往往是一场玩笑,它很少给予虔诚的人一个机会。后来恒时常这样嘲笑自己:他说,在他爱着她时,月老许是睡着或者跑哪下棋了,以至于没有看到他至情至爱的心;当月老醒来时正好另一个男子闯入视线,而就错把姻缘牵给了那个男子。

  恒最终因受不了这种爱情的折磨而消失了,听说是去了很远很远他乡异国,谁都没有再见过他。

  沐依每每想到恒这样的自嘲时,也只觉得无奈与抱歉,她于他,只有高于朋友而又低于爱情的兄妹般情谊。她一直希望恒能够正确对待感情,不要错爱了她,她承受不起。可是恒曾说,已经爱了的爱收不回了,它有一种魔力在牵引着这颗心,让你无止境的爱下去。沐依于楠何尝不是如此,可他们最终都没有得到回报,虽然过程不同。

  恒与沐依两家是多年的世交,他们的父母很早就有意结为亲家,况且恒是爱着沐依的。但就在两家为其私自定下婚事并大张旗鼓的操办时,沐依却说,她死都不会同意嫁给恒,她心里爱着的是另一男子,而不是恒。她说,她已经对恒讲得很清楚,不要浪费情感在她身上。任凭长辈们怎样苦苦地的劝说,她都抵死不愿意,为了打消恒及家人的念头,她用自身的清白来抗拒了这桩婚事。自此,两家的关系终因此事而决裂,恒因受不了打击而离开,沐依因无视父母的颜面而被赶出家门。

  无处可去的她便游荡在雪山公园,因为她曾说过,似乎只有那片片梨花才最解她情知她意。

  另一个男子,他叫楠,是沐依的同学,大学时她就开始暗恋着他,本来他对她也有意,却要为继承家业而做准备,只好搁浅了爱情选择出国留学。 楠的行事风格一直很低调,同学中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好的家业,包括沐依。楠曾开玩笑说,我一穷二白,你们谁会爱上我呀?

  可沐依爱得就是他的一穷二白,坦荡真诚。当然,她脑海中也曾闪过一个疑问,若是她与楠门当户对,父母还会拒绝吗?还会为了颜面而抛弃她吗?或许,那将是另外一翻景象。

  一次同学会上沐依再次见到了楠,并知他已回国工作;四目对望时,那种内心的悸动两人再也无法抑制,于同学们的一片起哄中化为一个美丽温暖的拥抱,并许诺牵手一世情缘 。

  同学会后,楠和沐依边走边聊。

  楠说:“ 沐依,你越来越有气质了,周身散发着一种更纯淡的梨花般地香味,醉心、诱人。”

  ? 楠说:“ 沐依,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梨花酥,你看,我特意买了给你,刚才人太多所以没好意思给你。”边说边拿出一小块,递至沐依的唇边。

  他说:“不知怎的,后来我也喜欢上了,呵呵,这是爱乌及屋吗?!”沐依喜欢听他不停地说话,喜欢看他嘴角洋溢着的温婉的微笑。

  爱情有时候很单纯,找不到任何瑕疵,就像此时的沐依与楠。他们此刻可以安静而贪婪地享受幸福时光。但有时爱情又太过世俗,会被利益化,会被人们用有色的眼睛去旁观它。这世间,真是唯有爱情难以言说。

  ?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,楠就知道沐依是个梨花女子,所以喜欢她身上所绽放的不同与众的芬芳。楠说,他一直希望沐依能成为他的妻子。在国外的几年里,他一直生活在一种担心中,他怕再也见不到这个梨花女子,或是再见到,她已为他人之妻......现在好了,终于可以舒心而笑了。

  沐依每天下班后都会去楠那里,跟他一起去买菜做法,好不快乐。她虽然是大家小姐,但却没有大家小姐的那种娇柔之气,反而显得简单大方,跟普通女子一样会做一桌好菜。楠说,像这样的女子真是难得,每每吃着她做的饭菜时,他都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很强烈地涌上心头。每每此时,他便有一种想要她的冲动,想让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。可是理智告诉他,他们的恋情还没有得到公认,他们还没有见过各自的家长;即便沐依愿意,他也觉得有愧于她。

  本来楠是想近期内带她去见父母的,可他发现沐依的状态不像以前那么开朗,而是整天郁郁寡欢,少言少语的,怎么逗她都没反应。后来才了解到原是这期间发生了她与恒的事情,她 无家可归了。他觉得太愧于沐依,没想到一个弱女子会用她的清白来维护爱情;更没想到是因他的存在而无意中伤害了她与家人的关系。他拥着沐依,想给她最好最好的疼爱。他说,还有他在呢,他会想办法改变沐依父母的关系的,他会许给沐依一个温暖的家,不仅仅是这一个恋人之间的家,还有亲人之间的那个家,他都许给她。

  回不到父母那里,她便住在楠家,但两人不越底线,她睡床他睡沙发。其实,纯粹的爱情就应该源于这样纯粹的态度。

  一天,楠说:“沐依,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。”

  沐依见他很认真的样子,便问:“什么事呢?你说吧,我认真听着。”

  楠说:“我想在带你去见父母之前,有件事应该告诉你才好。当然,是为你好,也是为我好,可能也会改变你与家人的关系。”?沐依很奇怪什么事能这么大影响呢。楠继续说:“如果我家与你家是门当户对,你的父母该是会撇开恒而喜欢我的吧。其实我的很多同学都不知道,报纸上常常出现的某某着名企业家,便是我父亲。”

  ?沐依不是一般的惊讶,她觉得很不可思议,楠是因为什么才要做得如此低调。楠说,家族背景不是用来炫耀的,在这个物流盛行的社会,他更喜欢平平淡淡,简简单单;他不需要有太多的钱,而是只要有一个深爱的女人,能够共患难的生活就好。

  沐依看得出他的态度平实真诚。她说,我会是那个女人,无论贫富都与你在一起。

  一个风清云淡的日子,楠带沐依去见了他的父母。那是一处很漂亮的别墅区,江南风情,碧水环绕,小桥楼榭,石径幽通。如梦境一样,婉约之美。

  楠的父母对沐依的到来很是喜欢,尤其是对沐依身上的那种高贵典雅之美感到赞赏,也觉得只有如此女子才能配得上楠。这对楠和沐依来说,无疑就是天大的喜事。一场两情相悦的爱情,只有得到家人的认可才是最完美,要不怎么都会有所遗憾。

  楠很感谢他的父母向来都是如此通情达理,对他也从未有过太多的干涉,当然,除了留学问题上。不过,那不重要,留学是为了提升他的视野嘛,最重要的是给他这恋爱的自由就好。

  沐依说,她感到惭愧,自己的父母因为一张颜面问题就能不顾女儿的终身幸福,甚至可以把她抛弃。

  有钱人家的事情总是传得很快,沐依的父母也很快了解到了她与楠的情况,于是,想请女儿回家。天下父母心,谁愿意把自己的女儿赶出家门,那也不过是一时之气罢了。

  天下儿女心,父母纵然有千错万错,谁忍心去怨恨年迈的他们呢,那也不过一时赌气罢了。

  终于,沐依与家人和好。她的父母也与楠的父母见罢面,并商定了婚期。可喜的是,这一次是在当事人都欣喜同意的情况下。

  他们的婚期定在三月,梨花开的季节。他们说,步入爱情的殿堂是何等甜蜜与浪漫的事,只有梨花开的季节足以代表这一生浪漫的相约。梨花开的季节还预示着爱情纯真无染,就如那莲一样,开在俗世却独守静雅;就如那人生初见般的美丽。沐依与楠彼此幸福的守候着三月的到来,心中泛着一层层期盼的涟漪。

  一天一天的盼望,三月,终于在等待中走来了。梨花大片大片的争相盛开,到处氤氲着它的香气,仿佛就是弥漫的一层层幸福,虽清雅但浓厚。

  晨曦初晓时候,沐依就起来了,它迫不及待地想要穿上那白色的婚纱,想要成为楠身边最幸福的女子,她完全忘记了一个女子该有的矜持。呵呵,嫁如意郎君都是这样的吗?她妈妈说,女孩子在这天应该表现的淡定一点,再淡定一点,这样才让男方有所焦急,从而才觉得更加珍贵,才会更好好地疼你爱你。于是,沐依努力淡定自己跳动的心情,但她相信,无论怎样楠都会对她好的,她相信他的真诚。

  可是爱情是一场玩笑,月老他可只管搭红线,不管你这根红线能走多远。临近中午的时候,接到了楠家的电话,楠在去娶亲接沐依的途中出事了,人已送往医院抢救。这噩耗犹如惊天之雷般敲打着沐依脆弱的心,她扔掉电话直奔医院。

  天妒良缘。晚了,一切都晚了,沐依见到楠时,楠已微若游丝,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就已离去了,手里仅仅攥着的是一枚结婚戒指。沐依哭地昏天暗地,谁都无法给予安慰。他们好不容易才获得的真爱,却终是无法逃过天的命运。这是为什么,她嘶哑的声言回荡在每一个角落,像是质问般。

  沐依说,她要为他守候这一生。她说,已经爱了的爱收不回了,它有一种魔力在牵引着这颗心,让你无止境的爱下去,无关生死。执此,意决,无悔。谁曾想,片片梨花香,却误落爱中殇。流年流转,终是她独自嗅花香。

  将重写结局:最近由于工作压力太大,需要等忙完这段时间再去写了,亲们见谅。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 说说文案 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.

本文分类: 文案句子

本文标题: 流年流转,独嗅一片梨花香
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